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老婆变成老板的性奴隶
老婆变成老板的性奴隶
星期五我提早下班回家,我想看看贝齐穿些什么去渡周末,这是她第二次和威廉先生出去。 就像我之前所说的,她上个星期第一次成为威廉先生的性奴隶,和他去渡周末后,回家变得相当快乐,那个星期,她再也没有和威廉先生在一起,只有在星期四的那天,因为她星期三晚上没有和我做爱,所以威廉先生叫她去办公室,鞭打她、干她的屁眼惩罚她,威廉先生要她好好服侍我,她也非常遵守威廉先生的每一个指令。我很快乐,而贝齐也很喜欢做威廉先生的性奴隶,让他尽情地干她,更重要的,威廉先生要让她怀孕,把他大量的精液射进贝齐的子宫,帮我尽我所不能尽的责任。我也很快乐,这个星期的性生活是自我们蜜月以来最棒的,除了星期三晚上之外,她想试试威廉先生会怎么惩罚她之外,贝齐每天晚上都和我做爱。当我走进房间,我听到水龙头关掉的声音,当我走进浴室,贝齐正在擦干她的头发,这个发型是威廉先生选的,贝齐前几天才剪成这样,她小心翼翼地擦干她穿了六个耳洞的耳朵,这也是威廉先生要她去打的耳洞。「嗨,巴比,」她高兴地对我说:「你特别回家来看我?」 「我特别来送我最喜欢的女孩去渡周末的,妳现在要做什么?」 「我不知道,他只告诉我要怎么穿,四点的时候会来接我。」 「高兴吗?」 我知道她很高兴,她高兴得简直手足无措,她一直不停地笑,她梳着她的头发,大眼睛发出明亮的光芒,她一丝不挂地坐在梳妆台前,一手拿着吹风机,一手握着梳子。我可以闻到她阴户的气味,她只不过想起将要和威廉先生在一起,爱液就已经流出来了,当她上次和威廉先生出去回来之后,形容威廉先生阳具的样子,我本来还不相信,但是当我亲眼在威廉先生在办公室干贝齐的屁眼之后,我才知道他的老二真是大得不象话,那条大老二,也让贝齐成为一个快乐的女人。贝齐开始化妆。 「我不知道妳喜欢化浓妆。」我说道,她正抹上极重的眼影。 「噢,是威廉先生要我化浓妆的,他说我这样更像个荡妇,」她的眼影笔在空中一挥:「我是个荡妇,你知道的,我也是他的性奴隶。」「没错,我知道,」我轻声地回答,我们都很清楚,她甘心成为威廉先生的玩物。 贝齐在她丰润的嘴唇搽上鲜红色的唇膏,以配合她鲜红色的手指甲和脚指甲,接着又穿上她的丝袜,那是长统袜,长度只到她的大腿,调整好丝袜的每一个角度,我知道,她是为了要在威廉先生面前,保持最完美的形像。她整理好丝袜后,淫荡地看着我。 「你又硬起来了,怎么了?」 「怎么了?还不是为了妳。」 「不是,我的意思是你是看我穿衣服硬起来的,还是想起你的老板要用他的大老干我,才硬起来的?」这个问题问得太妙了,当然,看她穿衣服当然会让我勃起,但是不会这么硬,我的脑中一直挥不去贝齐被绑在上,威廉先生干她屁眼的景像,他干她干得那么猛烈,我觉得我的老二硬得快断了。「都有,」我诚实地回答,我喜欢威廉先生干她,我急切地希望贝齐怀孕,为他生一个胖宝宝,或者为别的男人生一个小孩,因为威廉先生曾经说过,他至少会让他的朋友使贝齐怀孕。她略带狡滑地一笑。 「你想要干我了,是不是?」 「没错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」 她叹了一口气:「真希望你早点告诉我,我已经一年多没有这么好好地干过了。」 「过来这里,」她笑着对我说:「我不能就这么走,我可不要让威廉先生以为我没好好照顾我的丈夫。」我向她走近了两步,她解开我的皮带拉下我的拉炼,掏出我的阴茎。 「哦!你好硬,就让你老板的性奴隶来为你服务吧!」 她的嘴唇含着我的鸡巴,不时地发出吸吮的声音,她的舌头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磨擦,实在是太爽了,我控制不了多久,就射在她嘴里了。「哦,巴比,你射得太快了,不是吗?也可能是我太淫荡了,让你受不了,让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,我连一滴汗也没流。」她再度含住我的阳具开始吸吮,我感觉我的阴茎再次勃起,她的头不停地在我的阴茎上前前后后地移动,天哪,那真是爽,太爽了,以前她从来不碰我的老二,而现在她却像个世界妓女冠军帮我吹喇叭,这一切都得感谢我的老板,威廉先生。最后,我再一次射精在她嘴里,她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嘴里软化,把所有的精液吞进肚子里。当她吐出我的阴茎时,我看到我的老二很红,非常地红,上面都是她的唇膏。 「这样好多了,巴比,我要你在我星期天下午回来之前,至少自慰三次,这样你下次可以和我做得久一点,好吗?」「没问题,贝齐,」我低声说道。 「现在过去一点,我要去穿鞋子。」 她打开一个新的鞋盒,取出一只鞋子,那是一双非常亮、非常高的黑色高跟鞋 「这双鞋有多高?」我问道 「六吋,我真怕我穿这双鞋子跌倒。」 她伸直她性感的脚趾,拉紧她修长的小腿,贝齐的腿非常性感,虽然不像那些有名模特儿的腿那么细,但是她的腿非常均匀、修长,而那纤细的足踝更是好看,她的脚穿进鞋子,再把鞋子的皮带绑在她的足踝上,再由鞋盒内取出一个小锁,那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锁,把那把锁穿进鞋的皮带上,「卡」的一声锁住皮带,我看到她的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一下,接着她又把手伸进鞋盒内摸索。「我找不到钥匙,我希望在威廉先生手上,」她一边说,一边开始穿上另一只鞋子。 当她穿好鞋子站起来时,我不得不赞叹她的腿和臀部,那六吋的高跟鞋使它们看来真是美极了,我简直无法控制自己不盯着她的腿和臀部看,她对着镜子不住地打量自己。「真不错,」她吸了一口气后说道,没错,真是太美了! 她走到衣橱前,超高的高跟鞋使她走起路来姿态更是性感,接着她穿上衣服,那是一件黑色的紧身迷你连身短裙,前方开了一个很大的V字开口,那个开口一直开到她的腰部,上半身的部份有点松,如果有其它人站在她身边的话,几乎可以看见她整个胸部,当她走动的时候,裙摆还会略为敞开,她走路一定得非常小心,否则会被人家看到她的阴户。不过,我想威廉先生最想要的,就是让贝齐在众人面前穿帮,让别人看她钉在阴核上的阴核环、她光溜溜的阴户,以及阴核环在她阴户下方摇摆所发出的光芒……她看起来好棒,我好想再打她一炮,她马上看出我的意图。 「时间不够了,亲爱的,他随时会来接我。」 她又从衣橱里拿出一个包裹,里面有许多金色的细手镯,她一个手腕各戴了六个,就在这个时候,门铃响起,我跑去应门。「请进,威廉先生。」 「你好,巴比,我那个贱货准备好了吗?」 「我在这里,」贝齐奔向他,每一个脚步都露出衣服下剃掉阴毛的阴户,贝齐抱住威廉先生热情地吻他,我看到他的舌头伸进贝齐的口中,还好贝齐刚才吃过我精液后有漱过口,我不在乎贝齐口中有其它男人精液的味道,但是我可不定威廉先生在不在乎。「妳今天真美,贝齐,」他说道。 「谢谢你,主人。」她迷人地回答。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珠宝盒,打开珠宝盒取出一条金项链,那条项链大约有两吋宽,看起来非常地重,就可狗炼差不多,只不过这条项链是黄金做的,而且上面还镶了一颗小小的钻石。「转过去,」他说道,然后帮贝齐挂上项链,那条项链相当合贝齐的脖子,甚至还有点紧 当贝齐背对威廉先生时她看着我,她看起来真的好骚、好淫荡,我从来没看过她这个样子,我真为她感到高兴,威廉先生捥着她的手,走出了门。他们走向威廉先生的大房车,威廉先生转过头来对我说:「巴比,打电话到学校去,告诉他们贝齐家中有人过世,所以要请一个礼拜的假,好了,祝你有个愉快的周末。」「也祝你玩得愉快。」我看着他带着我淫荡的老婆走开,贝齐一直没有回头看过我,她走路时还不时露出她赤裸的屁股。那是一个漫长的周末,房子里面一片死寂,我一直挂念着贝齐,她现在正在做什么?正在和他性交?威廉先生把她绑在椅子上吗?从后面干她?或着,还是别人在干她?那是谁?威廉先生的朋友?一个客户?或者,是我认识的工作同事?我自慰,用我的手握住我的小老二,我用过色拉油、橄榄油,也用过护手霜,用这些油来润滑,在她回家前不停打着手枪。他们现在在哪里?在威廉先生的房子?在一个狂欢派对上?我快要疯了! 她在哪里? 和谁在一起? 星期天傍晚六点时,我看到威廉先生的大房车停在我家门前,我打开门,站在门口等待着贝齐回到我身边,等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,等我淫荡的老婆告诉我,她是如何被玩弄!大房车的车门打开了……